年味系列31公斤幼髮绣出绝色美景

2020-07-08 10:39:43 来源:定义焦点910人评论

年味系列31公斤幼髮绣出绝色美景丝绣我们都听得多见得多,甚至有很多人对这一门手艺驾轻就熟,然而,对于髮绣,你又认识多少呢?髮绣,就是以头髮来刺绣。在一幅髮绣的《丝绸之路》当中,就利用了1公斤的头髮来刺绣,1公斤是颇重的重量,如果是顶在我们的头上,不累死也会把颈项给压得痠痛。然而,透过匠工们的精湛绣工,一幅幅令人讚叹的髮绣作品就呈献在众人眼前。髮绣所选用的头髮,在挑选过程中一点也马虎不得,规定要30岁以下的头髮,这样才够弹性够韧性,长度要有1呎2吋,太短就绣不了,不能烫过,烫过的头髮易脆,染色倒没有关係……髮绣,如真很考功夫。中国江苏东台市发绣艺术学会(专家组)副会长陈伯余向《》披露,髮绣又称为“天下第一绝”,它是以头髮绣出一幅幅精彩画作的中国艺术,所选的题材非常广泛,大江南北、湖光山色、人物、动物、花卉等……五花八门。他指出,髮绣在中国失传了好长的一段时间,直至30多年前,江苏东台市把此失传的民间艺术再度组织起来,结果,令髮绣这门艺术得以重见天日;在整个中国,目前只有一千多人从事髮绣工艺,可谓少之又少。只要30岁以下的女性头髮“髮绣比丝绣还要高难度,你瞧,头髮这幺幼,怎幺能绣出东西来?但是说难其实也不难,只要有心,就一定能绣好。”陈伯余卖了个关子说。髮绣,我们都知道是以头髮来刺绣,但其实如何在事先选择头髮和做出妥善的处理,是一门非常讲究的学问。“我们一般上会在民间收集女性们的头髮,长度从髮根计算起,至少要有1呎2吋长,如果这位女性的头髮长达1呎6吋,那就最好不过。”“哪里能找到这幺多长头髮,而且愿意把长髮剪下来,卖给你们作髮绣的女性啊?”记者禁不住好奇的问。“中国人口这幺多,如果在1000位女性当中有1位愿意,就已经很好了。”陈伯余笑答。选择头髮,除了长度,其次还要看髮质。“30岁以下的头髮髮质最好,因为这段年龄的头髮富有弹性和韧性,年纪越大,头髮髮质就会越差,所谓的差包括头髮容易脆,很容易断,根本不适合用来作髮绣。”他继称,烫过的头髮不适合做髮绣,因为它更容易脆,一拔就断掉,根本就绣不成作品,至于染过色的头髮倒没有关係,因为染色之后还可以再进行漂白和重染处理,绝对不成问题。陈伯余也是江苏东台市嘉丽髮绣厂厂长,他表示,该工厂在货源短缺时也会向假髮製作公司购买来自世界各地的头髮,毕竟假髮公司收集头髮的层面更广阔,要任何长度的头髮都容易找到。法国女性髮质最好除了选购中国女性的头髮,髮绣也喜爱挑法国女性的头髮,因为法国女性的头髮呈献出大自然的金黄色泽,异常亮丽。“头髮购入之后,还要经过各种清洗、软化等技术处理,使头髮富有光泽,我们会先将每一根头髮漂白,过后再染上颜色,因此,重新染色出来的头髮,每一根都具有不同的色彩,非常艳丽。”髮绣,比丝绣还要伤眼神,因为头髮比丝还要幼上好几倍,有时候,我们甚至会把一根头髮都捉不牢,更何况说把它穿过针头内,一针一针的绣在绸料上。陈伯余向记者示範穿针动作时,选用了12号针,熟悉缝纫业的朋友都知道,这是非常非常幼细的针,要把头髮穿过去,还得花不少时间和眼力呢。在经过数次试穿之后,陈伯余都没有办法把头髮给穿过针头去,虽然惹来一阵笑,但也确实让我们清楚知道,髮绣单单是穿针的过程,就已经很考功夫了。髮绣不退色有收藏价值髮绣从最初的单色(黑色)开始,近年来就工匠们的用心和费心,逐渐发展成彩色髮绣、双面髮绣、双面异色髮绣和双面异色异样髮绣。“双面髮绣要花4倍的功夫,双面异色异样髮绣则要多达6倍的功夫,而这些统统都是很考眼力和耐心的工作。”一幅髮绣作品一般上要花数十或数百个工作日才能完成,绣完之后还要经过清理、去污、装裱才算完成。髮绣比丝绣更加耐磨耐蚀,不褪色,它也富有弹性,具有收藏价值。源自唐朝供佛髮绣起源于中国唐朝,当时佛教鼎盛,很多仕女笃信佛教,为了表示对菩萨最虔诚恭敬的信仰,她们剪下自己的秀髮,绣成佛像,例如观音或如来,顶礼膜拜,而髮绣手艺,就是由这时开始。此特殊工艺曾趋向衰落,因此历史上留下的髮绣作品为数不多。一直到清朝时代,皇家收藏的数百幅名贵绣品中,竟然没有髮绣,这表示,这种特种工艺已濒临绝迹。然而,在英国的伦敦博物馆倒珍藏了一幅中国南宋时代的《东方朔像》,被视为髮绣的珍品之一,另有一幅明代韩希孟的《弥勒佛像》,珍藏在日本的正仓博物院,均为传世珍品,发源地中国竟未有类似珍藏,实在可惜。髮绣匠多吃鱼护眼髮绣匠工多吃鱼,少看电视,这是保护眼睛的最佳方法。陈伯余表示,和丝绣相比,髮绣因为头髮更为幼细,所以必须花上更多的眼力,因此匠工们个个都需要特别疼惜和爱护他们的眼睛。“匠工们必须多吃鱼,然后尽量少看电视,争取时间令眼睛多休息。”他继称,一般上髮绣的匠工都是女性,而男性则多负责设计的工作,看来,这都是因为女性办事更为细心所致,叫男性做刺绣的工作,他们可能没有这份耐心呢。列为受保护遗产陈伯余表示,去年开始,中国政府已经把髮绣列为“受保护的遗产”之一,“这是一个明智的决策,这证明了髮绣受到国家的重视。”极令陈伯余担忧的是,髮绣,到底会不会再度失传?“整个中国目前只有一千多人从事髮绣这门事业,髮绣不像丝绣,丝绣在全国大约有20万人正在从事着,而且丝绣在中国每个角落都可以看到,唯独髮绣,只有在江苏的东台市才能找着。”追究为何髮绣吸引不到新一代人的兴趣,全心全意投入此工艺?陈伯余的见解是,中国目前正在对外开放,经济开始起飞,年轻人都被外头的花花世界所吸引,同时,其他行业的薪金可能更诱人,因此,又怎幺会有人看得上髮绣呢?/副刊‧报导:高宝丽‧2007.02.14

最新图文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