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爱的英九,听我说说话,好吗?

2020-06-16 08:33:42 来源:定义焦点694人评论

亲爱的英九,听我说说话,好吗?

(编注:此文原发表于)

作者:杨宇帆

我是返乡务农的青年,杨宇帆,今年二十六岁,在台南关庙种一颗有机凤梨。

亲爱的英九,听我说说话,好吗?

亲爱的英九,我可以这样叫你吗?总统的头衔太有距离感,我想把你当成朋友,所以请容我像是朋友一样称你一声英九。先跟你坦承,我并没有投给你,但也没投给小英,身为朋友就不该有太多保留,你说是吧?你不认识我,而我知道你,儘管我家没电视,但常常从报章杂誌网路上得知你的消息,有好也有坏。

先跟你自我介绍一番,我叫杨宇帆,在宇宙遨行的帆船,今年二十六岁,是名返乡务农的青年,在关庙种一颗有机凤梨,我阿公是你的粉丝,他的梦想是请你吃他亲手种的凤梨,可惜他不在了。他曾经跟姐姐拍过一张合照,回家后直说姐姐跟你好像,他不是个爱笑的人,但印象中,他那天笑的好开怀。

不晓得你知不知道最近很红的澳洲旅游打工,我也去当过所谓的「台劳」,台南一中毕业考上成大后被退学,后来又重考上了台艺大,两间大学都没大完,但加起来大了四年也差不多了。我不是因为在外地薪水低混不下去才返乡,是因为我有个有机凤梨梦,有梦最美,希望总是相随。

亲爱的英九,听我说说话,好吗?

通常,我是个政治冷感的人。但这几天看到一则跟我相关的新闻,关于政府要补助青年返乡务农,保障两年基本工资,不知道你看过没?我想跟你分享一下我的看法,基于一个朋友的立场。

先谢谢你有注意到青年返乡务农所面临到的现实问题。以我本身为例,一个人种了三分地的凤梨,估计收成八千斤,若能直接找到客户以一斤四十卖出,凤梨第一期一年半便能收入三十二万,扣掉成本不算自身工钱,约莫可以净赚二十五万上下,平均一个月一万三千元。

当然这是理想状态,我是个特爱做梦的人。若交给通路商,估计一斤最高不会超过三十元,因为运送过程导致或是水果本身品质有问题,我们的自行负责后果,通路商也不会保证每年收购量,撑过这一年,明年又得重新开始。

或许,你会问我那为何还要务农。儘管我只有高中学历,但在社会上并不是没有过好的机会,从澳洲回台湾后,曾经有朋友邀请我进入他们家的传统产业,他想找年轻人一起打拼,不在乎我的学历,只看重我的能力与个人特质,我有些陷入犹豫,后来拒绝了他,谢谢他给我这个机会。

为甚幺?因为我对阿公留下来的那片土地有种无法言喻的情感,彷彿时候到了,她在召唤我回去。返乡,不是单纯为了钱,是为了一个理想、梦想,我想在这片环境优美的土地上,不用农药,不用化学肥料,用自己的方式种出一颗没有添加物的自然凤梨,再用一种分享的心情,像是嫁女儿一样,帮她们找到好郎君。

亲爱的英九,听我说说话,好吗?

每一个返乡务农的青年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,我们傻吗?简直白癡至极,冒着一个月赚不到一万块的风险。我们聪明吗?天才至极,年纪轻轻就清楚自己、了解自己,很勇敢踏上这条人迹罕见的路,因为那我们想做的事情,勇于做梦,筑梦,并且踏实,我们年轻,我们相信「未来」。

亲爱的英九,听我说说话,好吗?

但这样的政策,却让我们看不见未来。

我深深的相信你是真心想要帮助青年的现况,然而,这却是个治标不治本的行为。比起当下的补助,我们更需要一个健全的产业,一旦产业健全,不需要政府补助我们就能蓬勃发展,这才是我们想要的未来。

那幺何谓健全的产业环境,我想得从推广跟教育做起。消费者和生产者是生命共同体,在这个市场导向的社会,消费者通常决定了生产者的命运。青年返乡,无疑是想朝有机、精緻、无毒农业发展,希望对地球做点好事,也让消费者吃到安心的农产品。

但现实的情况是,政府不断鼓励青年投入,却没有让民众对于优质的农产品有正确的观念产生认同,大部份的民众都很能认同理念,却不了解其真正的意义与附加价值,于是便不太能认同价位,这也是这个新兴农业无法活络的原因。

当然,我们尽力也非常乐意跟消费者对话,只要逮到机会便强力宣导灌输正确的观念,只要跟他们详加说明,让他们明了食物的故事与价值,搭配产地参访,大多也就能渐渐产生认同感进而购买。但是一个人的力量真的很有限,尤其是要身兼生产及销售推广,时间真的不是那幺够用,绝对比不上政府登高一呼来的有效益多了。

甚至,小朋友的教育也非常重要。假若能在全国小学生的营养午餐加入一天有机无毒蔬果,藉由课堂教育让他们从中了解化学肥料及农药对人体和环境的伤害,再亲自品尝到没有化学添加物生产出来的食物,那种不须太多调味的自然风味,试过就不会忘记。

大人的思维或许不容易去改变,但透过小朋友去教育家长,加上亲情的仲介,家长就有机会为了小朋友去选购优良的农产品,而当小朋友长大有了经济能力后,就会想起小时候吃到那自然食物的美味,人阿,总是活在美好记忆里的生物。

亲爱的英九,听我说说话,好吗?

补助新农人的计画就像化学肥料,可以起得一时的效果,甚至吸引些有志青年回流,但长远看来却是效益缺缺,产业不够活络,两年后收回补助大家又回到原点,给满腔热血的青年另一个打击,现在投入的青年,我们相当清楚目前大环境现况,早已有心里準备面对未来艰苦的战役,我们看得不是当下,而是未来。我们期许政府可以提供一个健全的环境,自然而然就会有未来性。

亲爱的英九,你种过田吗?或许有,但你肯定没有陪伴过作物生长,我们这群新农人就像是你栽种下去的作物,期待你多花点时间去营造一个良好的环境,完整的产业结构,不用农药,不用化学肥料,给我们时间,到时自然就会产出甜美的果实,我们还年轻,可以等。

当然,这样的发言肯定会得罪些传统农业,我只能站在「新农人」的立场跟你分享我的看法,如何在两者之间去取捨得到平衡,就有劳您多费点心思,辛苦了。

我们依旧对国家的未来有信心,并且充满自信,这也是我们勇于返乡的动力,年轻就是本钱,大家一起加油,期待你能听到我的声音。

最后,送你一首我很喜欢的歌,Dear Mr. President 。

我叫杨宇帆,今年(2012年)二十六岁,是个在台南关庙种有机凤梨的青年,我热爱我的土地。

有任何意见交流,随时欢迎,0934306262 ,通常我不允许朋友 12:30 – 14:00 拨电话给我,剥夺农人的午休是残忍的,不过英九的话,可以喔,这是给总统的特权!

杨宇帆的脸书

最新图文推荐